阅读历史 请按Ctrl+D威尼斯人捕鱼官网威尼斯人电子游戏

520听书网 » » 穿书后我每天都在找死最新章节列表 » 《穿书后我每天都在找死》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

《穿书后我每天都在找死》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要成亲了

文/罪色
    “他若有状元之才,定能考上的,若是没有,也强求不得。”</p>

    碧水弱弱道。</p>

    不敢反抗师傅她老人家。</p>

    但也见不得李郎太委屈。</p>

    师傅她老人家和李郎不是一个层级的,她怎么能以大欺小呢?</p>

    “所以他要无能,你也就这么养着他了?”</p>

    巫婆气不过。</p>

    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</p>

    居然这就开始向着外边的人了。</p>

    “他家里虽不是首富,但也有二十亩良田,一个厨娘,两名仆人,而且秀才是有月银的,日子能过。”</p>

    碧水想说,李郎不需要她养。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个不孝女。”</p>

    她气的不知道说什么的好。</p>

    “婆婆您放心,我一定考上状元,绝不亏待阿碧。”</p>

    瞧瞧,连这阿碧都喊出来了。</p>

    他一着急,忙起身,虽然耳根子很红,虽然很害臊,但还是吼出了心底那句话。</p>

    瞧你那傻样。</p>

    巫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便没再说什么了。</p>

    人家年轻人谈恋爱,自己怎么能看不顺眼呢?</p>

    就算她终生是孤家寡人,也不能嫉妒人家。</p>

    她心情郁闷,喝酒喝的便多。</p>

    所以一顿饭后,巫婆直接醉倒,歇在屋子里。</p>

    照着规矩,李秀才不能多留,所以在天黑以前,他回家了。</p>

    便等着两个月后,迎娶碧水过门。</p>

    “师傅她……很孤独。”</p>

    阿凝和碧水坐在屋前喝着茶,碧水她一脸茫然仰望天空。</p>

    “大不了日后你给她养老就是。”</p>

    “师傅不会老,何须我养?知道吗?这么些年,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,一开始,我是羡慕的,可后来总看到师傅自虐,就慢慢的改变了想法。”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你知道?</p>

    阿凝心咯噔咯噔跳。</p>

    长生不老这个秘密,居然你也知道吗?</p>

    “所以我一直想研制出一种药,让师傅自然老去,可好像……我医术还不如她。”</p>

    碧水有些颓,觉得自己做不到。</p>

    “你很有天赋。”</p>

    可她却自顾自的一边想,一边说话。</p>

    “知道吗?师傅她曾经就是觉得太无聊了,所以才养了我和莫知鸢,我俩有幸,有这个福气,莫知鸢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,原想是让她继承师傅衣钵,可她却被世仇蒙住,瞒了师傅多年,还利用师傅,待她学成后,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师傅,所以师傅总说,莫知鸢就是个没良心,养不熟的野狼……”</p>

    她絮絮叨叨的说着。</p>

    “你想她了?”</p>

    阿凝仿佛听出了弦外之音。</p>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</p>

    碧水沉默片刻后,摇头。</p>

    但就显得很假。</p>

    你果然想她了。</p>

    所以阿鸢也没你说的那么差吧?</p>

    毕竟是我写出来的女主,人家三观正,心地善良,可是很完美的。</p>

    “她是师妹,那你以前是不是很照顾她?”</p>

    “不是,我天生盲眼,虽年长她半岁,可自幼便是她照顾我,好几次被师傅毒的发高烧昏迷,都是她去求师傅救的我……”</p>

    她又念叨了一会儿。</p>

    所以果然你们关系很好。</p>

    但听那口吻,巫婆简直就是个……变态。</p>

    碧水你是怎么做到还爱着这个时刻要毒死你的师傅啊?</p>

    这俩人的感情可真是……奇怪。</p>

    所以这晚回道观时,真的很晚了。</p>

    也没想过,才出门就被一人给堵了。</p>

    燕稷他整个人看上去就憔悴了一圈,好像胡子都长出来了。</p>

    来找阿鸢的。</p>

    阿凝都不用问就知道他的来意了。</p>

    “都守了一天了吧?那你应该知道,她没来。”</p>

    所以也不用问。</p>

    阿凝的回答会让他失望的。</p>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不来?”</p>

    大概是太失望了,他的样子就更颓了。</p>

    “有仇,怎么可能来?”</p>

    他问的也太好笑了,所以她的答案也随意。</p>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在哪儿?”</p>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,你知道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。”</p>

    两人就在那儿争执了好一会儿。</p>

    说的阿凝都累了。</p>

    “当初可是你把人家赶走的,怎么赶走以后,现在又要找她了?难道你不是一生一世都不想再见到她?”</p>

    “当初自然是那么想的,但后来就改变了想法。”</p>

    燕稷居然还很淡定的解释。</p>

    呵……</p>

    所以是改变主意了吗?</p>

    “你以为人家是你的狗啊,召之即来挥之既去的。”</p>

    其实我也想找到她,可这不是真的不知道她人在何方吗?</p>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知?”</p>

    燕稷一副不想计较的样子。</p>

    看他那神情,黯然神伤,除了莫知鸢,已经不想再厉害其他什么了。</p>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</p>

    “若你知道,定要告诉我。”</p>

    他倒是没多做纠缠。</p>

    如此简单说一句话,就走了。</p>

    这……阿凝又是一愣。</p>

    难道你不该逼问一下我吗?</p>

    这就放弃了?那你还在这里死守?</p>

    莫名其妙。</p>

    她嘀咕着,自己上了道观。</p>

    可在山脚下,当她进道观时,已经走掉的燕稷如幽魂一般突然闪现。</p>

    隔得那么远,又有那么树,根本看不到她人。</p>

    可燕稷那幽深的眸子让人胆颤。</p>

    总觉得,他好像能看到,又好像在谋划什么。</p>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</p>

    老头子来找她吃早饭。</p>

    目光频频投向她。</p>

    “你有话要说?”</p>

    是不是就等着我问这句呢?</p>

    老头子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忸怩了?</p>

    “我能说吗?”</p>

    “你有不能说的吗?有屁就快放。”</p>

    老头子大清早的,又来耍她了。</p>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</p>

    他点点头。</p>

    但似乎很紧张的样子。</p>

    想了又想。</p>

    “有件事,我想你应该提早知道,早做准备。”</p>

    “嗯。”</p>

    她漫不经心的点头。</p>

    要不是忙着吃早饭,她可能没耐心在这儿听他唧唧歪歪。</p>

    “要打仗了,咱们陛下可能要御驾亲征,这一打,也许要个一年半载的。”</p>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的道。</p>

    话一说完,阿凝脸色便不大好了。</p>

    “和谁打?”</p>

    北洺野未来是要一统天下的。</p>

    所以必定是南征北战,苦战多年。</p>

    “燕国。”</p>

    “燕国?怎么还要打?”</p>

    现在都不是燕稷作主了,怎的还没有任何改变吗?</p>

    “虽说换了主子,但……燕稷在此之前就挑起了战争,他不想让燕国平安无事的,自然是……如今的燕厉也是被逼的。”</p>

    老观主长叹口气。</p>